【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01)【作者:nm881103】   校园小说 
字数:55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啊……困死了……」这几天疯狂和张怡纠缠在一起的高贝宁的生活终于回到了正轨,继续过着一个正常初中生该有的生活。

  按照以往的时间,穿着以往的校服,背着以往的书包的高贝宁却不再是以往的他。经过了这个周末的巨变,这个样貌依旧普通,身材依旧矮小的男孩的内心就像已经开启的地狱之门,在这个本应该单纯的年纪走上了黑暗的道路。

  慢悠悠的走在上学的路上,周边都是穿着一样校服的学生,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汇集到学校的门口,开始了一天的校园生活。

  「高贝宁……早啊……」,正一个人走在路上不断回想着张怡那娇嫩身躯和淫荡娇喘的高贝宁本身后的声音惊扰了。

  虽然身为高书记的独子,高氏家族第三代嫡亲传人,但是在这个矫正之分盛行,严打贪污腐败的大环境下,为了避嫌也好,想不引人注意低调的不授予政敌把柄也好,高书记和李局长现在并没有利用特权给自己的儿子安排专用接送的专车。

  就是远在都城的高家老太爷也曾经说过,「高氏的子孙就是国家的子孙,高氏的族人就是国家的公仆,雏鹰不经历真正的风雨不可搏击长空」,是以高建国年纪轻轻就在高老太爷的安排下走入基层,从地方小官开始做起。

  而作为第三代传人的高贝宁更是这样,虽然出身国家豪门,是一个根正苗红的革命后裔,国字头元老的嫡亲孙儿,但是现在他还是和其他所有的同龄人一样,穿着几百块的校服,自己走路上学。

  「哦……焦桐啊,早……」打着哈欠回头一看,原来是同班的一个同学,而且是他非常讨厌的一个人,怎么会在这个地方遇见这家伙。

  这个叫焦桐的男孩长得是眉清目秀,那斯斯文文的长相和消瘦的身材让焦桐在学校里面有着不错的女人缘,高贝宁知道的就有不少同班的女生偷偷给他穿过情书。

  对这样的小白脸,高贝宁完全没什么好感。当两个人站在一起,本就普通的高贝宁显得更加矮小不堪。这让还处在青春叛逆期的高贝宁难受的要死。

  「高同学,你家住附近啊……」看着不理睬自己,独自一个人走路的高贝宁,焦桐到是挺主动的搭话。

  「嗯,就那个小区……」高贝宁倒不是对焦桐有着多大的仇恨,最多也就是看不惯而已,倒不至于不理这家伙的主动搭腔。

  「原来我们两家这么近呢?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我家就在你家隔壁的小区。……」

  面对这个无论是样貌还是身高都比自己高出不止一筹的焦桐,高贝宁实在不想和他走在一起,好像周围看过来的人都在心底默默的将他们对比,然后都偷偷地给了高贝宁一个默默的嘲讽。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作为同班同学的两个人,在高贝宁万分抵触的情绪下,焦桐还是跟着高贝宁一直都到了班级门口。

  「呸……什么玩意,不就长得像个小白脸么……」看着不住和周围女同学打着招呼,嬉皮笑脸开着玩笑的焦桐,只有三两个玩得好男同学主动打招呼的高贝宁不忿的心里默默嘀咕着。

  「这道题是必考题,大家记住了,前两年中考没有考,这次必考……」台上的老师不断的灌输着学习知识,台下的同学们可就各有各的心思。

  高贝宁作为成绩普通的学生,没有让班主任喜欢的外表,没有让老师欢喜的谈吐,就是那显赫到让人害怕的背景也低调的让人无法察觉,在这个班上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到了极点的学生,没有人关注,没有人会注意。

  一直在老师心中属于可有可无的高贝宁现在正坐在后面的位置上,看着班上那些已经开始发育的女生们。

  作为一名已经被女人开过光的高贝宁现在不再是一个初哥嫩雏,女人的多汁,女人的丝滑,女人的娇羞,女人的激烈,他都不止一次的品尝过。

  现在他以一个男人的眼光观察着班上那些还未开放的花朵,原本应该单纯无邪的眼神现在布满了淫荡阴邪的味道。

  正所谓人缺少人什么就会渴望什么。才十多岁的高贝宁还是一个正在发育中的少年,以他现在的眼光来看,班上所有的女生,包括他曾经的暗恋的对象,那个很多人暗恋的班花,杨惠婷都比不上张怡这个丰满诱人的少妇人妻。

  可是现在无心上课的高贝宁只能坐在后面,看着杨惠婷的背影在那里意淫,如果这个可爱的班花和张怡一样,委身在自己的身下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此时此刻,高贝宁无比的希望这个曾经的暗恋对象,这个班上最漂亮的女孩真的脱掉身上的校服,赤身裸体的躺在自己的身下,分开那双纤细的长腿,将还稚嫩未开的私处展示给自己,让自己的大肉棒将这个还是处子的班花破宫。
  越想越邪恶,越想越激动的高贝宁,现在已经面红耳赤的,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不顾被老师发现危险,仗着内心的一股邪气,死死地看着杨惠婷的背影,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撕掉她那身校服,将少女娇嫩的身躯曝光在视线中。
  「那是???杨惠婷在干什么???」就在高贝宁觉得自己快要憋疯掉的时候,一直死死盯着杨惠婷的他发现这个一直很清高傲慢的班花偷偷的给后桌的男生传了纸条。

  高贝宁定眼一看,居然是焦桐,「妈的,这对狗男女……焦桐,你,你居然敢勾引老子的女人……杨惠婷你这个婊子,平时看起来单纯可爱的模样都是伪装……」

  高贝宁感觉自己心底最美好的东西被人挖走,让此时此刻的高贝宁感觉自己的愤怒快要遏制不住的想要爆发了。

  「高贝宁……你干什么呢……呆头呆脑的发什么呆???!!!!

  好好上课……「正处于爆发边缘的高贝宁被老师突然的喝止声惊醒。

  被老师训斥的高贝宁引起来全班同学的笑声,被围观的高贝宁觉得自己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众目睽睽之下的高贝宁感觉到了无地自容,现在他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低着头,默默忍受老师训斥的高贝宁用余光偷偷看了一眼杨惠婷,原本偷偷传纸条的她也被老师吓了一跳,当她发现原来是高贝宁搞的鬼时候,杨惠婷轻蔑的看了高贝宁一眼后就甩动着马尾辫回过头去,和身后的焦桐小声的嘀咕。
  「你这个婊子……」看到和焦桐说悄悄话的杨惠婷让高贝宁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一股无法压抑的邪火,不住地往外冒。

  顺眼看到杨惠婷和身后的焦桐一起偷偷的笑着,好像高贝宁的难堪成为了他们两人甜蜜的调味品,班花的美丽和焦桐的英俊在高贝宁看来是那么刺眼。
  没有心思上课的高贝宁一直处于难堪和愤怒之中,老师不断重复和灌溉的知识没有在高贝宁的脑海留下一点点的印象。

  「下课,对了,下个月要准备开家长会,各位同学的家长务必参加……」在老师宣布下课后,好不容易艰难的熬到了放学的高贝宁收拾完自己的东西,逃一般的跑出了教师,现在他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

  回到家的高贝宁也不想做作业,怒火仿佛时时刻刻都会爆发出来,整个人处于非常暴躁的状态,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非常需要一个女人。

  张怡,这个已经臣服的丰满人妻,这个他的第一个女人,也是现在唯一的一个女人,是高贝宁唯一的选择。

  「张阿姨,你在干什么呢???」拨通了人妻的电话,高贝宁恨不得她能立刻能来到他的家里,两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相互疯狂的拉扯,让两个人的生殖器死死的纠缠在一起。

  「你怎么打电话打到我单位来了……」正在干活的张怡没想到高贝宁居然直接将电话直接打到了她的办公室。偷偷说着话的张怡,此刻就像是一个伫立在人群中的小偷,时时刻刻的关注着周围同事的动向。

  「我现在就想要你,你什么时候下班……」

  「高……高少爷,今天晚上我怎么也应该回家一趟啊,我丈……刘全志他刚刚放出来,我两天不在家也说不过去啊???!!!」一听这个可恶的少年还想约自己去他家,张怡就一阵的担惊受怕,害怕这段不伦背德的关系被丈夫发现。
  「怎么???现在事情办完了,你就想过河拆桥啊……」被杨惠婷和焦桐之间的暧昧气的不行的高贝宁,现在更是受到了张怡的婉拒。

  「不不不,高少爷,今天真的不行……要不,要不周末吧……」一边害怕高贝宁的权势,一边有求于高贝宁的权势,张怡这个人妻居然被逼到了主动和丈夫之外的男人约定交欢的时间。

  「嘟嘟嘟……嘟嘟嘟……」正准备再次要挟人妻的高贝宁听到其他电话打进来的声音,一看是自己的母亲。

  「喂……妈,怎么了!我在家呢,正在写作业……嗯嗯,晚上一起出去饭??」挂了电话的高贝宁瘫坐在沙发上,满腔对女人的渴望和已经勃起了的肉棒却无福消受,只能站起来换衣服准备出门吃饭。

  坐在母亲的车上,「妈,哪个曹叔叔??」,以前父母单位上的工作从不在家里提起,外出的应酬也几乎不带高贝宁,这一次突然带上他反而让高贝宁有点不习惯。

  「就是你爸的老同学,曾经带着你玩真枪让你摔跤的那个曹叔叔……」
  母亲这一提起高贝宁这才想起来,这个曹叔叔是父亲的大学同学和死党,两家人的关系非常亲密。

  「曹叔叔不是一直在北方么,这次来天河省是开会还是……」

  「老曹啊,他这次是工作调动,平调过来的……」李局长一边开着车,一边给高贝宁介绍着情况。

  这个曹叔叔的全名叫曹安邦,曾任北方一省省长,这次新任主席上台,国家势力范围和格局大洗牌之后,平调到南方的天河省做省长。

  很多人说他是都城曹家的二代接班人。要不然在这个风云变幻的时候,居然可以从北方的一个普通省调到南方这个经济高速发达的天河省做省长。

  「哎哟,来了,嫂夫人终于来了……哈哈哈……这就是小贝宁吧,长得真快……」跟着母亲进入包间的高贝宁就听到了洪亮的声音。

  「老曹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这么闹腾……现在你可是我们天河省的父母官了,这一生嫂夫人我可受不起……」一边脱掉外衣的李局长一边和曹安邦打着招呼。

  「来,小宁过来给曹叔叔,还有李阿姨打招呼……」早就过来的高书记坐在餐桌边上,难得的带着微笑看着自己的儿子。

  「曹叔叔,李阿姨好……你……你……」打完招呼的高贝宁发现李阿姨的身边还有一个比他大一些的男孩,正酷酷的看着他。

  「小宁,这是你曹峰哥哥,怎么你不记得了???小时候你们不是玩的特别好么???」高书记的话一下子就打开了高贝宁的记忆,虽然快十年没见,但是这个曹峰还真的在高贝宁的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相对于高贝宁以往的老实低调,这个曹峰从小就不是一个本分的孩子,小时候两人一起玩的时候曹峰就经常带着高贝宁闯祸,用弹弓弹人家玻璃,掀别人女孩家的裙子,带着高贝宁勇闯女卫生间什么的干的多了去了。

  「峰哥……」高贝宁老老实实的打着招呼,在他们这一圈第三代人里面,高贝宁的年龄算是比较小的,很多家族的第三代传人都开始上大学了,算是初步的开始接触社会。

  「小宁,既然你叫我一声峰哥,那以后咱们就是两兄弟,有祸一起扛,有福一起享……」这个酷酷的曹峰眼高于顶看不起很多人,但是这个家世出生不比他差的高贝宁绝对有资格和他称兄道弟。

  「哈哈哈……这两个臭小子……」一旁看着的曹省长夫妇和高书记夫妇看着自己的儿子像是一个小大人,充满了江湖义气的交谈着,顿时觉得又好笑又好气。
  「小宁啊,你峰哥也马上要转过来,比你高两个年级……以后你们要相互帮助哦……」曹省长微笑的看着两个孩子。

  「哎呀,爸,以后小宁就是我曹峰的兄弟……有我罩着他,学校没人敢动他……」面对父亲的关怀,曹峰非常炫酷的像一个江湖大哥照顾自己的小弟。
  「哈哈哈,行了,行了,老曹,现在孩子大了,不服管啊……服务员,上菜……」在满场的欢声笑语中,两个快十年没见的老朋友开始了攀谈,两个官太太也在一旁熟练的搭腔引势,而一旁的两个半大小伙子也在悄悄的嘀咕着。

  「小宁,天河省是你的地盘,有什么好玩的你介绍一下……」曹峰还没吃多少东西就拉着高贝宁跑到旁边的沙发上坐着,想要咨询天河省好玩的地方。
  「天河省好玩的地方有不少……」高贝宁被这个已经号称是他大哥的曹峰带着,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想着那些出名的名胜古迹。

  「快说……快说……」一听高贝宁这话,曹峰连忙放靠近高贝宁坐着,满眼希冀的看着这个刚刚收的小弟。

  「号称南少林的南华寺,传说天仙飞升的丹霞山……」高贝宁努力的介绍着天河省著名的旅游景点。

  曹峰却是听不下去了,随着高贝宁一个一个旅游景点的介绍,原本希冀的眼神变得惊呆和诧异,「我说小宁,你不会没听懂我的意思吧……」

  「额……峰哥……你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些男人玩的地方……」一脸被打败的曹峰只能在高贝宁耳边小声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啊……」被吓了一跳的高贝宁被曹峰立马捂住了嘴巴。

  「你要死啊……这么大声……」被高贝宁吓了一跳的曹峰连忙小心的看向餐桌上的四个大人,直到发现他们没有注意到两个小孩的交谈,曹峰才放下心来。
  「峰哥……那些地方,我真不知道……」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曹峰,高贝宁觉得简直无法思议,这个年龄就去那种场合真的合适么?

  其实高贝宁也不想想自己,也不是借着家里的权势压迫那个已经身为人妻人母的张怡,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赤身裸体的在自己身下臣服,不断的收到自己的玩弄么?

  「不是吧……小宁,你不会告诉我,你现在还是处男吧……」曹峰一脸看不起的表情,这么鄙视的看着这个刚收的小弟。

  「我不是……我,有,有女人……」高贝宁当然不可能在曹峰面前丢人,这个多年没见面的玩伴面前,高贝宁努力的想要表现出自己也是一个男人。

  「得了吧……你这土生土长的天河省人都说不出那些好玩的地方在哪。
  ……也不知道你这些年怎么过的,白白浪费高叔叔在天河省的势力了……。「曹峰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多岁的高中生,现在却是一脸老沉的说着那些男人们才应该说的风花雪月之事。

  「我……」高贝宁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在一个星期之前他却是如曹峰所说的那样,真是一个和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一样,过着普通的生活。即使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是在前两天的周末才得到了。

  「行了,别我。我。我的了,既然我曹峰以后要在天河省混下去,那以后那些好玩的地方我带你去吧……」江湖义气尤为浓烈的曹峰拍着胸脯,打着包票以后要带着高贝宁吃香的喝辣的,混迹各大浪池淫穴。

  -------------------------------------------

  这两章没有什么太肉的情节,只是为了连贯前面的情节。

  这一段写的是新的一个人妻落入高贝宁的魔掌。

  感谢所有支持的色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